最新消息:

资本大鳄新鸿基一掷千金豪赌P2P平台

理财资讯 理财主编 2117浏览 0评论

10月8日,新鸿基高调宣布正式投资点融网,双方已进入投资及长期战略合作关系。知情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双方经过了长达半年的沟通。且由于感兴趣的国内外投资者众多,在交易谈判过程间也算波折起伏。

今年以来,因跑路不断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P2P行业投资热潮不断。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数十家P2P公司得到资金的青睐,平均每家P2P公司约为200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一笔为拍拍贷的5000万美元。而这些大手笔的资金,不仅有PE、VC等风险投资,联想、小米等互联网巨头,还有来自传统产业的实体资本,甚至不乏香港新鸿基这类外资大鳄的身影。

中国证券报记者仔细梳理这些获得投资的P2P平台公司却“惊奇”地发现,众多资本“宠爱”的P2P平台根本不赚钱。Lending Club的联合创始人苏海德(Soul Htite)对此的解释是,“今天谁会赚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谁会赚钱。但有多少P2P能迎来未来的盈利时[0.00%]刻呢。”

PE、外资汹涌“搅局”

PE和外资的“搅局”还在继续。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10月,除了点融网,银客网也将举办A轮融资发布会。前不久,另一家P2P平台积木盒子宣布已经完成总金额3719万美元(近2.28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9月初,仅仅6个月的时间,银豆网就完成A轮融资,由联想控股旗下的联想之星领投,其它两家投资机构跟投。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资深合伙人、亚太区金融机构专项负责人邓俊豪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目前他接触到不少海外资本都对中国的P2P平台表达出浓烈的兴趣,并试图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不可否认的是,在同样的信用评级下,中国P2P平台的预期投资收益要远远高于国外。我相信这种高回报率将吸引越来越多的外资进入,他们目前唯一的阻碍就是如何辨别正规的、可持续发展的平台,我们期待相关监管细则出台后这一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P2P行业的迅猛发展一直伴随着跑路、倒闭等“丑闻”。统计显示,去年10月以来,几乎每天都有一家P2P平台陷入资金链断裂或倒闭状态。仅2013年有70余家P2P平台涉嫌诈骗或者跑路。鉴于此,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猜测,即将出台的P2P行业监管细则必将掀起一番行业的大整顿和清洗。

由此,目前各方的风投资本和外资对于国内P2P行业的追捧,着实让人有点难以理解。不过,香港新鸿基有限公司集团执行主席李成煌表示:“我们对于投资点融网及与其进行战略合作感到兴奋。这项合作将有助加速我们的增长,并使我们能充分把握中国内地及其他地区的P2P金融服务的潜力。”

但是,也有某知名风险投资机构的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表示并不看好P2P,“因为P2P平台说到底还是提供咨询服务的,仍然是撮合、中介的职能,并未创造新的模式。如果P2P平台要做交易就比较复杂。首先,如果从事资金的融入融出交易必然要受到监管。对公司的股东背景、资质等都有更高的要求。其次,举最简单的例子,投资者刚开始并不敢把大额资金放到余额宝账户上,或用于微信支付。如果对这么大的平台投资者都有顾虑的话,可见在互联网上从事真正的资金交易是非常困难的。”

“投资是比较复杂的事情。我并不清楚风投这波P2P投资热潮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我甚至觉得,也许是有些资金认为P2P是目前的投资热点,如果不投可能会错过机会吧。”该人士进一步称。

对赌“未来的钱”

不可否认的是,资本对于P2P行业的热情还将持续。但相信所有人都在好奇:为什么恰恰是目前都不赚钱的P2P公司获得了投资?

Lending Club的联合创始人苏海德对此的解释是:今天谁会赚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未来谁会赚钱。

“去哪儿网其实8年都没有赚到钱。亚马逊15年都没赚到钱,他们在15年中只有两个季度赚过钱,就算今天亚马逊也没赚到钱。所以当你投资的时候,你并不是说投了钱马上就能赚钱,你投了钱是为了未来,这就是指VC的投资。在我过去8年做P2P的过程中,我见过谈过很多的VC,这些VC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你有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别人是没有的?’有一些VC投500万,有一些投1000万,有一些一投就是一两亿美元。一个投两亿美元进到一个公司的VC,他们可以改变整个市场的格局……这就是投资的艺术。”苏海德说。

对于Lending Club的上市,乃至其他P2P公司的上市,苏海德认为,总体来说,一个行业被创造了之后,他总是会经历一些阶段。

第一阶段,这家公司能不能做出一套系统来,然后VC看了这家公司之后就说,“哦,他们的商业模式,我是能够看得懂的。”第二阶段,这家公司能不能吸引到非常高质量的管理团队,来管理这家公司。第三阶段,这家公司能不能吸引到VC来投资这家公司。第四个阶段就是监管。

但是监管这件事情,如果到了第四个阶段才去考虑,就已经太晚了,所以考虑监管的问题应该是在第一步的时候就该考虑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公司在IPO之前必须经历的四个阶段。IPO其实只是在公司的发展历程中只是非常小一步,但它必须要在前面四步都成功之后,实现了非常扎实的商业模式之后才能走到IPO。我认为5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间,让一个公司在5年里面变成IPO的公司。两年太早了,10年太晚了。”苏海德说。

“祥峰投资更偏重考察管理团队的组合和经历。”参与投资积木盒子B轮融资的淡马锡旗下的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 Holdings)执行董事王玲玲表示,互联网金融的各种模式尚未成型,团队必须能够应对变化和挑战。风险控制机制的设计以及执行风控的能力也将被特别关注。还有很重要一点是考察公司的团队、资源,商业模式,风控机制等配合在一起是否能形成良性正向循环。

看不清的“出局者”

有了“搅局者”,则必然会有“出局者”,毕竟在大量资本进驻之后,中国的P2P行业免不了激烈的“厮杀”。

银客网创始人林恩民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宣布获得融资,这一行业或将迎来转折,“今年年底我相信会有很多P2P完成B轮融资,当大家都完成B轮融资的时候,这个时候市场上需要做的斗争就很强烈了,因为大家很明白,虽然P2P市场很大,但是单个品类谁都不允许对手比自己强,所以在这个市场上开打价格战是必然的,相信(价格战)可能会在半年左右开始上演。”

林恩民解释,之所以认为价格战争会开始慢慢浮出来是基于两个原因:行业资本大量的涌入和行业产品同质化严重。“行业资本大量的涌入,让很多的P2P平台手头有充足的资金用来打价格战;行业产品同质化严重使得价格战有存在的必要。”

“价格战”的最终结果或许并不能代表“谁好谁坏”,但至少说明成王败寇、优胜劣汰。因此,一些小的P2P平台最终走向倒闭或者被兼并。王川曾是华南地区一家P2P企业的高层,半个月前,他离职并最终选择完全跳出P2P行业。“我相信未来这个行业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但应该会是有序的竞争。而现在,整个行业还在重整和洗牌的阶段,无序的、恶性的竞争让我觉得身心俱疲。”王川坦言,目前这个阶段,P2P平台需要找到并赶紧“抱大腿”,否则监管和洗牌浪潮之后,“裸泳者必死无疑”。

杨运(化名)是一家贷款中介公司的负责人,从事贷款中介服务已近15年。按理,他是最容易进入P2P这个行业的——有足够的客户资源,对资金借贷行业也足够了解。但他却坦言自己“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出局’”,主要原因是因为越来越看不清、抓不准这个行业的风险。

“算笔简单的账。现在P2P公司的资金成本平均13%左右。借款方的利率最高20%左右,再高了你也不敢借给他。那么P2P公司的利润只有不到7%。如果再除去房屋租金、人力成本、坏账准备,我不知道P2P公司赚什么钱。”杨运还说,自己不敢把那么多的钱出借给他并不了解的陌生人,“这个风险实在太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