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P2P洗牌前夜的三条战线纠葛 监管创新和风险

理财资讯 理财小编 838浏览 0评论

很难用“爆发之年”来定义P2P的2014年,无论平台数量还是成交规模,P2P的爆发从2013年延续至今,看似远未结束。根据网贷之家数据,2014年平台数量预计增加至1600家,成交总量约2500亿元,分别比2013年增长136%和100%。

但这确是一个游戏规则成型的年份:确立以银监会为主导的监管方向,划出“红线”与原则;东方创投案与贷帮事件接受司法检验;第三方托管架设的“去资金池”账户体系成为普遍接受的防违规手段。

在业务层面,P2P逐步在早期“小微融资”的基础上,发展出垒大户、对接各类资产等形态。票据、保理、融资租赁资产开始通过P2P平台获取流动性,甚至借助质押融资等外衣,部分平台开始将信托受益权实质上转让给小额投资人。P2P变得越来越像所谓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被各类金融机构巧妙利用。

监管、创新与风险,是P2P这一年互相缠绕、互为影响的三大战线。随着平台数量猛增,资金端获客成本高企、资产端优质借款人难寻的问题加剧,跑路事件显著增多,年末堆积的兑付压力空前巨大。我们尚难判断P2P的“饱和点”在哪里,但行业正迅速向之趋近。

监管:框架初步成型

尽管很早就受到高层关注,P2P至今尚未受到实质监管,仅从原则上明确了方向。

2014年4月,国家正式明确P2P监管由银监会主导,随后银监会高层提出了4条监管红线:明确平台的中介性质;明确平台本身不得提供担保;不得搞资金池;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9月,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进一步明确P2P的十大监管原则,在前述红线基础上,新增“落实实名制”、“设立行业门槛”、“资金由第三方托管”、“不承诺本息、不自保自融”、“开展外部审计”和“坚持小额化、支持个人和小微企业”六项要求。

未来这将带给P2P行业两大变化:业务向合规方向转型,回归中介性质,主要表现为“去担保”和接入第三方托管。

部分平台如红岭创投,将本金担保逐步置换为风险准备金赔付,或如陆金所宜信等,引入财产保险公司的“履约保险”来为P2P借贷增信。

第三方托管亦逐渐成为行业普遍选择。投资者和借款人资金往来由托管方实现(设立实名的二级虚拟子账户),避免平台过手资金,可以防止形成资金池乃至平台卷款跑路。目前P2P业务账户托管主要由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展,不少银行如平安亦瞄准这块市场,但尚无成行案例。

“到年底,汇付天下接入的P2P平台约500家,市场份额大概占半壁江山。”汇付数据互联网金融部总经理钟红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2000多家平台仅有40%左右通过第三方支付做真正的托管,另外60%差不多都走资金池模式。此处资金池模式主要指资金汇集到平台控制之下的账户,再发放出去,至于是否存在假标或者期限错配只有平台清楚。

第二个变化是大量资本进场“圈地”。至年末,行业有近30家P2P宣布获得超30亿元投资,积木盒子拍拍贷有利网均称获千万美元量级投入,还有更多资金在寻找标的。“很多风投机构在布局互联网金融,P2P、网络征信、第三方支付都会涉足。”深圳瑞业资产管理公司创始合伙人柏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业务创新:

类银行还是类OTC?

2014年的P2P业务,渐渐不再是字面意义的“个人对个人借贷”,其业务创新呈现多种模式。一种是转向类银行的“大单融资”,零散资金集合投入数百万乃至千万量级的放贷;一种是转向类资产交易平台的证券化模式,将融资租赁、票据等资产进行份额化转让。

红岭创投是前者的代表。其董事长周世平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14年业务量冲刺100亿,大单融资将占80%。

为此,红岭创投引入由原平安银行(15.84, 0.34, 2.19%)风控官为首的团队,对公司上下进行银行业务培训,并在各地成立分公司,承接千万量级的大单。

实际上,更多的大单融资通过类似“有利网模式”完成,即P2P平台与小贷、担保、融资租赁合作获取融资客户,实际完成的单笔融资额往往高于传统意义的小微贷款,有浓厚的“个人对企业借贷”性质。

大单融资带来大宗风险,两个事件震动2014年的P2P行业。

8月底,广州金山联纸业老板郝艺远失联,涉及银行贷款7.8亿,因货物重复质押而成坏账,红岭创投亦有1亿涉险,不得不动用自有资金先行偿付投资者。

彼时红岭一面招徕投资者入股补充资金,一面积极斡旋,欲在债权重组中获得郝艺远旗下浆纸交易所股份。但据最新工商资料,红岭尚未出现在交易所股东名单上。

11月,贷帮网、人人聚财齐因合作伙伴“前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挪用资金,分别产生1280万元、1290万元逾期。人人聚财以自有资金垫付,贷帮网因拒绝兑付而引发极大争议。

事实上,贷帮人人聚财涉事模式既有大单融资性质,又有资产转让OTC的影子,投资者所拿到的是“融资租赁资产债权”,而非资金直接放贷。如同各地近年兴起的股权/金融资产交易中心,P2P借助互联网将资产或其“收益权”拆分转让,票据、保理乃至信贷资产均现身其中。

此前,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亦表示,要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角度来了解互联网金融。

从起步于个人、小微企业放贷,到普遍转向大单融资、资产转让,P2P的角色定位在面对“生存或逐利”时发生“漂移”,但这未必是监管层乐见的。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明确提出P2P“坚持小额化”的定位,副主任李志磊亦在公开场合表示不认同“把网站搞成金融产品的交易所”。

风险:“蓝海变红”的烦恼

从一个角度看,P2P的成长远未结束:2014年预期的2500亿元成交总量,放在金融大格局中仍是可忽略的零头;平均每天诞生两家新平台的脚步似乎一直未放缓。但另一个角度看,至少在一线城市,阶段性饱和已经袭来。

“去年只要手里有两三千万,还可以建个平台。今年就没那么简单了。”深圳地标金融总经理刘侠风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笔账:去年招一个技术总监,月薪一万五至两万,今年已跳到月薪3万元+2%股份,北京一家平台员工60人,一个月人力成本达到500万;去年年中通过地铁报推广,获客成本是20元至30元,如今已上百元,加上百度竞价等开支,部分平台的获客成本甚至达到200元。

“现在创业做P2P,风口已经过去了。”刘侠风说。

资金端获客难,资产端亦如此。传统做“小微贷款”的竞争已趋白热化,最引入注目的事件是12月17日晨,三名宜信武汉分公司的业务员在人民银行[微博]武汉分行营业管理部门前与平安员工争抢客户,继而发生械斗,终致一死两伤。

“找借款人有几种方法,最普通的是潜进小区或者专业市场发传单,升级版是在人民银行门口找打印个人征信报告的客户,他们一定有贷款需求。”宜信深圳一名员工对记者说,由于竞争激烈,深圳市场的贷款收益已经被压得极低。

“蓝海变红”是部分平台转做大单融资、资产转让的直接动因。但离开小微信贷市场后,P2P平台面临的环境同样凶险。

红岭创投引入银行团队,业务流程力求严谨,依然在广州纸业贷款上马失前蹄,未能识别纸品重复质押骗局,酿成P2P史上最大单笔坏账。“贷帮事件”更令局外人愕然,作为业内公认的老牌成熟平台,竟凭借款人一纸传真,就将千万巨款划至非合同约定的另一个收款账户,主动“褪”去了法律保护。这一过错,也是投资者要求其垫付坏账的最大理由。

无论内部管理还是风险识别能力,多数P2P平台尚未显示与行业膨胀匹配的成长速度;不少业内人士预计,2015年将是监管、业务、风险三大主线的“汇合期”,监管细则与门槛出炉、业务创新边界划定,现时高悬的兑付风险亦将渐次爆发,新一轮洗牌近在眼前。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