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里外贷引爆网贷平台最大雷 或牵连上咸BANK倒闭

风险曝光台 理财小编 775浏览 0评论

1月22日,P2P行业公认的高息平台里外贷资金链断裂,暂停一切业务,涉及金额达到9.34亿元,被称为2015年北京P2P平台“超级雷”。

1月29日,《证券日报》记者走访了里外贷网站显示的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2号三元桥南银大厦2808,发现里外贷的大门紧锁,空无一人。据该大厦相关人员介绍,“该公司签订的租住合同日期是2013年3月份—2015年4月份。”但是,在2014年12月份公司就已经搬走。

在本报记者拿到的最新投资者待收金额统计表中发现,有的投资人待收本金竟然高达800万元,目前登记在册的投资人涉及金额总计近1亿元,涉案地区遍布全国。

3位借款人

借款总额超11亿元

据了解,1月26日北京市公安机关已正式对里外贷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案立案调查。同日,里外贷发布公告称,相关人员已被济南警方控制,公司正在协调济南警方尽快解决危机;平台并没有跑路,出于安全考虑,只是通知员工暂时在家办公。

资料显示,里外贷于2013年5月正式上线,由北京众旺易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运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张文堂、孙友卫,法人股东为山东省万军投资有限公司。

记者查阅其网站发现,里外贷标的年利率基本都在19.8%左右,有的还奖励0.2%或者8.5%甚至16%,综合起来一些项目投资者理论上可获得45%的年化收益,投资期限1个月—12个月不等。从里外贷上线至2015年1月22日,共完成16257笔投标,累计成交额超过24.6亿元。

据网贷天眼给记者的统计数据显示,里外贷运营的两年时间里,平台借款人仅42位,每位借款人笔均借款额31.89万元,笔均借款额最高达200万元,前20位借款人借款总额占比高达99.66%。数据显示,在排名前3位的借款人中有2位借款金额超过了4.5亿元,一位达到了2.5亿元,借款总额超过了11.7亿元。

如此高额的借款,再加上里外贷给出的将近40%的超高收益,有投资人猜测该平台的欺诈行为早有预谋。

此外,记者注意到,大公国际1月21日发布的网贷平台预警观察名单显示,里外贷近期信用风险水平严重恶化,平台信息披露严重不充分,经营管理存在严重问题,风控机制极其不健全,债务人融资成本高,债项逾期金额特别巨大,债权人权益受到严重损害。

网贷天眼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一般问题平台出事前成交额都会有大幅提升。而得到印证的时,在2014年7月以后,里外贷的综合利率一直处于上升趋势,10月利率环比涨幅36%。

有相关人士进一步指出,里外贷的幕后操作者是一对济南的房地产夫妻,平台真正的借款人也是这对夫妻。里外贷的资金模式大致是前期平台融资,接着购入土地或其他项目,之后抵押向银行借款或发布信托产品,然后归还欠款,再循环进入下个项目。该人士表示,里外贷以高息揽入资金,每月产生的利息达千万元以上,最终出现问题并不稀奇。

庞杂的公司注册脉络

或有机构资金卷入

而这似乎印证了众多网友的爆料——该平台实际控制人应为为高琴及其丈夫张杰。据资料显示,高琴为济南清大华创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清大华创”)法人代表、董事长总经理,该公司主要楼盘名叫长岭山花园项目。值得注意的是,该项目同时还涉及到多家机构,有不少企业为其提供资金,包括长安信托、新华信托,金地集团(9.56, 0.20, 2.14%)旗下的私募基金公司亦被卷入,但具体涉及到多少资金则尚不得而知。

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清大华创有两大股东,分别为高琴控制的山东秀苑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和合伙企业深圳稳悦投资。深圳稳悦的普通合伙人是稳盛(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稳胜),天津稳胜是金地集团旗下投资房地产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

有媒体认为,里外贷资金链断裂的导火索是,高琴被法院强制执行1.6亿元债务并冻结账户。

济南铁路运输中级法院网站显示,在执行案号为(2014)济铁中执字第11号的案件中,清大华创确为被执行对象。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2年底清大华创向长安信托借款,借款用途为开发房地产项目,借款金额为1.5亿元人民币,借款期限为12个月,年利率10%。

而到了2013年12月,因清大华创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长安信托向陕西省西安市公证处申请出具执行证书。济南铁路运输中级法院遂在2014年7月判决,冻结、划拨被执行人清大华创、山东鼎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高琴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6亿元整,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另一份后续由长安国际信托向山东省高院申请强制执行生效的裁定书显示,时间为2014年12月29日。

上咸BANK倒闭

或与里外贷有关

此外,还有投资人称,就在不久前已经跑路的山东P2P平台上咸BANK,为里外贷的“马甲平台”。“2014年10月,里外贷连续几个月资金净流出,出现提现危机时,大户网贷名人悉数到场,上咸BANK的运营总监船长(网名)坐镇指挥,制定了增发45天标,房宝宝新标种以及出面做维稳安抚等工作。”据了解,船长(网名)为知名网贷名人,具有很高的人气。

坊间还有消息称,里外贷出现提现危机时,曾从上咸BANK紧急调了一部分钱,用于安抚部分投资人。而2014年1月,上咸BANK自称获得风投,这个所谓的风投企业,和里外贷负责人旗下企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听闻两家公司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一位圈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记者追问上咸的倒闭是否因为里外贷时,她只是微笑并未正面回应,似乎默认了此种说法。她表示:“在业内这种公司不少,很多公司都是先融到钱再说,具体钱的投向则是再定,首要目的先拿钱。行内有个故事,一个借款人向一家P2P平台借钱几年仍然未能归还,平台最终坐不住了,找上门发现这个借款人是另一家P2P平台的管理人。”这故事似乎能掀开行内乱局的冰山一角。

更为巧合的是,在上咸跑路数日后的1月22日宣布停业,而里外贷1月26日发布公告称,由于里外贷借款人高琴已被济南警方控制,公司暂停一切业务。

人人聚财董事长许建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上咸的倒闭是因为里外贷,但在行内这种‘马甲平台’确实存在,实际上就是左手倒右手,最终的目的还是骗钱。”

“里外贷从一开始在P2P网贷行业就有争议,其自融的风险从2013年就开始被各种投资人预警,其平台圈钱的路子也把行业中很多问题平台的方法都来了一遍,高息吸金,老站+新站+分站圈钱,债转股,大户站台,集中发布大额短期标,待收积压问题严重。”网贷天眼CEO田维赢对本报记者表示。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